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微社区e家通 > 海珠区 > 沙园街 > 正文

海珠好人丨骆观:91岁老党员,连续两年缴纳1000元特殊党费

| 【记者 陈雁南】【编辑 虫虫】 | 2019-10-10 17:06:54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

         


91岁老党员骆观的家中,叠着六七个硬皮笔记本,上面写满了一首首原创打油诗。自从2015年老伴离去后,他一直坚持着写诗的习惯。打油诗的题材,最多的是关于党、关于强国理论的学习心得。


今年五月份,骆观向沙园街道党工委缴纳了一笔1000元的特殊党费,这已经是他第二年缴纳了。尽管年纪大,腿脚不便,他仍旧坚持参加组织生活会。怕麻烦别人,他总是一个人慢慢走到居委会。



采访中,91岁老党员骆观表现的心态和名字一样——“乐观”。(摄影/陈雁南)



历经战火 曲折入党


1928年,骆观出生于韶关曲江的一户水上人家,家里用船从事运输。小学仅仅上了3个月,就因为日军侵华而停学。


大概在1942年,国共内战时,家里的船被国民党征用。一天晚上,装满汽油的船只起火爆炸,国民党认为是他这个共产党的“红小鬼”所为,便把他抓进了监狱。年仅10多岁的骆观受到了严刑拷打,致使他一只手指变形,指甲残缺。后来,华南海员工会联名担保,才把被关押了50多天的他解救出来。


迫于生计,骆观于1945年独自来到广州打拼。解放后的1950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骆观受到工会的推选,参加了干部培训,后来进入黄埔港务局工作。


1953年,骆观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但由于个人经历复杂,党组织进行了严格的考察。在焦灼等待的几年里,骆观并没有失去入党的决心,“我的思想很单纯。”1958年,骆观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



年轻时的骆观(后排左二)



错失离休 没有遗憾


由于小学辍学,学历不高,骆观参加工作后,在认真完成工作的同时,也坚持自学。由于他努力上进,热心助人,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支持,也获得了不少进修的机会。


骆观的小女儿曾进入港务局,和父亲一起共事。在她的印象中,骆观的手下都特别怕他,因为他是一个极其自律又严谨的人,从不徇私。当时有人塞红包给他,想走后门送亲戚进来工作,他都一一回绝了。“他总是这样,为人正直,又坚决服从党的安排。”


1949年10月14日,人民解放军进入广州市区,广州解放,骆观作为一名船员,协助共产党渡河追剿国民党的残兵,被授予一本“功劳证”。然而,后来年纪渐长,想办理离休时,骆观却被告知:“离休”面向的是建国前即1949年9月30日前参加革命战争的老干部,而骆观功劳证上的日期是1949年10月14日。就这样,因为十几天之差,骆观只能退休。


所有人都觉得很可惜,毕竟离休所享受的福利待遇比退休好很多。但骆观很看得开,他认为没什么遗憾的。“现在的生活已经让我觉得很满足了。”他乐呵呵地说,一如他名字骆观的谐音——“乐观”。



骆观(右三)在职时与工友外出工干。



每天写诗 坚持参会


在家中,作为一家之长,骆观对子女的要求特别严格。不过近几年,随着年龄增长,他逐渐变得随和。“他是让我们家紧紧团结在一起的纽带。”他的女儿说。


91岁的骆观手机玩得很熟练,每天早晨他都会在家庭群里发一首诗。子女们都会和他说一句“爸爸早安”。“有他在,我们就很安心。”



骆观热衷创作打油诗。


每次党支部召开组织生活会,只要有通知他,骆观都会去参加。他总是一个人慢慢走,一步步走到光大花园南居委会开会。“我就怕麻烦别人。”骆观说。“他平时也从不坐公交,就怕给别人添麻烦。”骆观的女儿补充道。


湛立忠是光大花园南社区党委第二党支部书记,每个月都会去探望骆观。每次去慰问,骆观总说他自己生活得很好,不需要过多关注,应当去慰问更多困难的群众。“其实每一次去,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次学习和教育。”


今年,骆观再次向街道党工委缴纳了一笔1000元的特殊党费。“他就是年轻党员的榜样,他们看到老党员这么积极,也会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。”湛立忠说。



骆观参加党的组织生活。



图片由受访者提供(署名除外)


信息时报社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

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(C) 粤ICP备14002173号-1 爆料电话:020-34323111 QQ:800023111 官方微博:@ 信息时报

举报及投诉电话:(020)34323133 邮箱:xxsb_gz@163.com

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